错过「天窗」就不要再错过大卫·黑尔的这部新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lyly.com/,莫利纳

当梅姨在唐宁街10号门前发表的辞职演说中说道:“我是这个国家的第二个女首相,但不会是最后一个”的时候,妥妥想起大卫·黑尔在此前上演的《我相信的事》中写下的一句台词,不得不佩服这个号称不写脱欧剧、不跟在垃圾车后边跑的政治剧作家,确确实实具有某种远见。

在《我相信的事》访谈中,编剧大卫·黑尔提到他写这部剧的一个“愤怒的”出发点:“工党是一个厌女的政党,这实在令人愤怒。它如今可能是全国唯一一个没有过女性领导人的重要组织了,作为一个激进党派,这简直是个污点!”在剧中,他借女主角波琳·吉布森之口讽刺道:“工党有一项传统我知道得最清楚,那就是永远不要让一个女人说了算。”

在虚构的2018年,工党仍然由布莱尔式的中间派人物杰克·古尔德领导,他的左翼父亲是一个老派的政党英雄。但是人们似乎更关心他大学时代的前女友波琳·吉布森——从前是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医生,眼下是一位独立议员、政治活动家——是否会与古尔德竞争,甚至成为该党的首位女性领导人吗?而在情感线索上,杰克和波琳分分合合藕断丝连的十几年间,两个人关于三观和具体政治理念的争论似乎也从未停止。

《天窗》的编剧、《时时刻刻》《生死朗读》的改编者、被《华盛顿邮报》称为当代“首席英语政治剧作家”的大卫·黑尔这部新作,选择的还是他最擅长的个人生活和政治选择相绞合的叙事。你难以简单定义这是一部政治剧还是一出情感戏,相比于那些勾画(中年大叔的)政治场明争暗斗的政治戏码,它并没有把政治方面的内容当作中心主题,反而更像是一个贯穿故事的大背景;而相比于那些刻画两性博弈的情感戏码,它又在日常生活之外添设了公共领域的语境。

当杰克意识到波琳要加入竞争,成为他的有力对手时,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微妙:“你将会是个差劲的工党领袖”、“你根本不懂工党的身份,更糟的是,你也不懂它的传统”、“但是管理一个国家是不一样的,你需要平衡这个国家每个群体和说客的需求,你需要计算得失,需要上战场”……从否定能力到否定态度,但其实那句“1997年我在盖茨黑德好死不死走进一家威瑟斯本酒吧,结果一辈子都要受到惩罚。你的影子落在我人生道路的每一步上,我想要的一切都被你抢走了,现在连党首你也要抢”早就戳穿了杰克虚弱的实质。

“女性”这个问题当然只是黑尔的一个出发点,在采访中,他也断然否认了对于吉布森和古尔德两人之间的拉踩:“杰克和波琳都是很有热情的人,相信变革的力量”。他们之间的不同,多半在于他们成长背景的不同——像很多来自不同阶层的人所具有的差异那样,与其说杰克希望在政治理念上战胜波琳,倒不如说他希望在性别上战胜她。

鉴于当今世界这一以男权构建起来的政治体制,人们时常会思考女性在其中扮演何种角色,又是以何种身份介入的。女性进入政治场域似乎需要披上男性的面具,对于撒切尔夫人、梅姨“铁娘子”这样的称谓是对其“成为男性”的询唤;反之,“美女总统”、“美女首相”这样的称呼则像是对其性别特质的过分强调。当然,这两种听起来都有点像刻板印象。即便男性与女性对政治的理解及其在政治上的表现是有差异的,这也无法成为“政治属于男性”的证据。女性在政治空间争取空间,无疑是一种双重斗争。莫利纳

很显然,从杰克和波琳的关系中我们也可以发现,在性别与政治中有一组近乎互文的关系,两性关系中存在的权力斗争与政治中的权力斗争常常呈现出一些相似性,当性别问题和政治问题被并置时,这种相似性尤为突出地展现在我们眼前。

而对于一个具有前瞻性的政治剧作家来说,大卫·黑尔注意到了一种有趣或吊诡的现象:越来越多的欧美政客希望将自己和政党机器隔离开来,将他们自己从建制中独立出来。因此,在不算新鲜的性别与政治话题之外,剧中的这段话或许更点题:

由北京奥哲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打造,致力于通过放映的形式向观众呈现当今世界舞台上最优秀的作品。通过与包括英国国家剧院现场、特拉法加发行公司、环球映画、影院现场、环球影业、百老汇高清、法国百代现场、西班牙数字影像在内的多个品牌合作,“新现场”高清放映系列目前发行推广来自英国国家剧院、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皇家歌剧院、莎士比亚环球剧院、莫斯科大剧院、法兰西喜剧院等多个机构的世界顶级戏剧、歌剧、舞蹈、展览影像。截至2019年5月,“新现场”放映剧目已达113部,覆盖北京、上海、广州、台北等29地,放映超过4200场,观影人次超过40万人。放映由阿里大麦旗下的现场演出品牌Mailive联合运营推广,并获得英国文化教育协会鼎力支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